• 方云阿莲小说 方云阿莲免费阅读

          作者:牧尘客

          书名:大秦仙师

          更新时间:2022-06-23 20:31:40

          来源:龙珠

          主角是方云阿莲的小说《大秦仙师》,是作者“牧尘客”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代所有人生病之后的统一现状。缺医少药和缺少高明的医生,哪怕是一个感冒都能要人命。这也是古代人平均寿命不长,而且长寿者不多的原因。年龄越大,抵抗能力越弱,对于病患的抗性就越差,能够活到六十岁的人屈指......
          方云阿莲小说 方云阿莲免费阅读

          《大秦仙师》精彩章节试读

          老神仙到来,让老妇人和小妇人都喜出望外,服侍老神仙喝了一碗水之后,才请进房间去看望病人。

          躺在草席上的男人依旧还没清醒过来,但看胸口起伏呼吸还算平稳,不过就是正在高烧,如果不能退烧的话,很难保证能够活下来。

          这就是当前这个原始野蛮的时代所有人生病之后的统一现状。

          缺医少药和缺少高明的医生,哪怕是一个感冒都能要人命。

          这也是古代人平均寿命不长,而且长寿者不多的原因。

          年龄越大,抵抗能力越弱,对于病患的抗性就越差,能够活到六十岁的人屈指可数,活到七十岁就堪称稀有动物了。

          不然中国有句古话叫人活七十古来稀。

          就包括当前大秦帝国的始皇帝,也只活了49岁,因此可以想象普通人的现状。

          因此相对于方云经历过的那个高科技时代来说,眼下的人面对死亡,其实更加能够接受。

          而且也从来就不会有医患矛盾。

          病急之下,哪怕只要有一丝希望,也会苦苦哀求医师救治,救活了,那就是大恩大德,死了,那也是大恩大德。

          “师尊,要给他开退热补血生肌的药方……”方云站在背后小声提醒。

          老者掰开男子的眼皮看了看,又摸了一下额头,然后慢慢揭开麻布仔细查看了腹部的伤口,看着已经止血的伤口和蜈蚣一样的缝合线,满是褶皱的脸皮轻轻抖了几下,又慢慢把麻布裹好,这才转过头,揪着一把雪白的胡须看着方云,满脸的诡异之色。

          师傅这眼神不正经……不正常。

          方云内心忐忑的挤出一丝干笑:“师尊有何吩咐!”

          “不敢当,老朽一生治病救人无数,但从未见过你这种缝合伤口的方法,今日可谓大开眼界,这法子哪儿学来的?”

          “额,师尊,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而已,衣服破了尚能补,为何身体破了就不能补,我觉得不光皮肉可以缝补,内脏应该也阔以……”方云小心翼翼的回答。

          “唔,此话言之有理,若是内脏有疾,可以先把腹腔剖开,然后把病灶切除,再缝合起来……”老者捻须点头,仿似自言自语,双眼之中竟然慢慢泛出一丝惊喜的光芒。

          方云脸皮狂抖几下,干笑着拱手道:“师尊学究天人,举一反三,弟子佩服不已!”

          “嗯,为师只是想你所想而已,不过这种方法虽然可以治伤,却并不能救命,只能作为辅助之法,要治病,还得依靠药石,眼下伤口已经止血结痂,看来恢复的还不错,老朽开几味药煎服,想来明日就能醒过来!”

          虽然师傅的医术方云看不上,但其实在这个时代应该还算是有两把刷子,至少对一些后世常见的中药材的药性还是熟知一些,只是在剂量和泡制方法上和千年后区别很大,而且用法也很随缘。

          在老者口述下,师兄弟三人很快就从藤筐的几个麻布口袋里面,分别找出来几味药材,这些药材大部分都是晾干放在山洞里面的,此时只需要拿出来,按量捣碎用瓦罐煮上就行了。

          白云乡不大,因此这件事早已传的家喻户晓。

          加上下午方云用令人匪夷所思的缝合法为大石缝合伤口的事已经传开,此时竟然有许多乡民带着粟米山货或者鸡蛋鱼虾送过来,一是看望大石,二是感谢老神仙下山治病救人。

          毕竟这个里地处穷乡僻壤,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医师,平日头痛脑热要不硬抗,要不自己找一些草药嚼食,实在忍好不了才会上山去找方云的师尊,而且经常还碰不上,老者大部分都在山上寻找药石,要不就是在炼丹,一把年纪了没一刻消停,种种行为让方云哭笑不得。

          太阳落山之后,师徒四人返回山腰的山洞。

          这一趟收获颇丰,大石虽然还没醒过来,但服药之后情形又稳定了几分,气色也稍有回转,而乡民送的粮食和鱼肉禽蛋,也能维持师徒四人半个月的生活了。

          虽是五月,但夜晚的大山之中还是非常凉爽。

          师徒四人围坐在火堆四周,啃着烤熟的山药和老妇人最后塞进藤筐的几个鸡蛋。

          气氛一如往日,但话题却多了不少。

          主要说的还是今天方云用缝衣服的方法缝合伤口的事情。

          这事给老者极大的启示,看来他是打算在这方面做一些突破了。

          “师傅,我想去咸阳!”

          映着火光,方云又黑又瘦的脸露出一丝期待。

          两个师兄都很惊讶的停止进食,老者用脏兮兮的袖子擦了一下嘴巴,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沉默片刻之后摇头说:

          “非是为师不让你们去,而是咸阳如今非常混乱,大量方道术士聚集咸阳,蛊惑始皇帝遍天下寻找长生不要之药,可世间哪有这些东西,始皇帝非是愚蠢之辈,一旦察觉到此事有诈,恐怕天下方道都会受其牵连,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去凑什么热闹,难道嫌活的不耐烦了!”

          方云张大嘴巴,满脸惊讶。

          老头子修道不行,炼丹也不行,看病也马虎,唯独这眼光很绝。

          竟然一眼看穿了这件事的本质。

          而且一点儿都没说错,几年之后因为一群方士找不到仙草灵药,害怕被始皇帝责罚,就暗中散布消息说始皇帝昏庸无道,得罪神仙,不得长生,导致始皇帝大怒,李斯也乘机进言打压百家门徒,导致出现了历史上著名的焚书坑儒事件。

          按照史书记载,焚书肯定是有,但坑儒却值得商榷。

          因为被坑杀的大部分都是方士,其中最著名的卢生侯生二人就在其中。

          而这两个人,就是始皇帝海外寻找神山仙草的主导者,本质就是两个超级大骗子。

          也就是说,现在在咸阳正混的如鱼得水的一群神仙方士,几乎都被二人牵连,被始皇帝打折腿埋了。

          因此老头子的担忧也

          不无道理,现在去,就是给自己挖坑,去的越早,名气越大,然后就会死的越快。

          不过方云想去的目的,自然不是蛊惑始皇帝长生不老,他是想为大秦续命,以免得历史重蹈覆辙,让华夏再次历经一次大秦崩塌之后六国复辟,楚汉争霸导致的文化人口大灭绝。

          当然,还有另外很重要的目标,那就是他跨越两千年时空穿越而来,绝对不想窝在这山旮旯里头饥一顿饱一顿的混吃等死,而是想混个人模狗样出来。

          反秦是不可能反秦的。

          大秦帝国如今刚刚扫平六国定鼎华夏,正是国力膨胀之时,若是现在能够挤进咸阳,混到朝堂之上,与始皇帝坐而论道讨论治国方略,大秦真的还是能够挽救一下。

          用后世两千多年的文明发展积累的治国经验,怎么也比李斯这些法家门徒摸石头过河好得多。

          当然,前提是要能够见到始皇帝,而且得到重用才行。

          而要想得到重用,那就得用一些眼下人不懂的科学技术把自己武装成为一个超级神棍,把如今正在咸阳和皇宫上蹿下跳的一群神仙方士全都打的灰头土脸才行。

          “师尊,您对大秦的未来如何看?”

          方云啃着烤山药,问出一个让三人更加惊讶的问题。

          老者抬头望天,此时月朗星稀,远近山峦之中,有虎啸狼嚎之声此起彼伏。

          “始皇帝雄才大略,六国君王无人能及,若是能够死了长生之心,体恤民力,松解律法,当有一番大作为,只是此事绝不可能,他已经误入歧途了,长生之心一起,无人可以阻挡,为师推测,大秦气数不会太长,长则二十年,短则十年,只要他一死,大秦必乱。”

          “嘶~~”

          方云感觉被烤山药烫了嘴巴,吸一口凉气双眼瞪得溜圆。

          这老家伙不简单,自己绝对看走眼了。

          “怎么,为何这般眼神,难道为师说错了?”老者同样瞪眼看着他。

          “不是不是,徒儿只是觉得师尊说的有些让我胆战心惊,大秦有虎狼之师,兵力何止百万,如今扫灭六国,又有李斯、王翦、蒙恬之辈辅佐,百家门徒也纷纷投靠,可以说兵强马壮人才济济,怎么会这么快就拉跨!”方云赶紧摇头。

          “哼,盛世必有明君,乱世必出妖孽,如今咸阳妖孽横行,然始皇帝也算不得明君,刚愎自用,严法苛刑,不恤民力,奢制陵寝,广修宫城,耗费民脂民膏,何况还重用李斯之辈,李斯是何人,他为了上位,竟然连师兄韩非都能毒杀,此人虽有才华,然而心狠手辣,权欲极强,与始皇帝乃是一丘之貉,君臣如此,死后岂会有好结果!”

          老者冷哼一声拂袖而起,站在悬崖边遥望巍巍山峦。

          “老朽虽然隐居山野追求天道,但并非孤陋寡闻,天下基石就是百姓,行苛政,役万民,非是帝王之道!”

          “师尊,我只是想去咸阳见见世面而已。”方云讪笑。

          “你真的想去?”老者转身,目光炯炯。

          “弟子今年才十五岁,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在山里虚度光阴,何况连个小师妹都没有,生无可恋……”

          老者:……

          黑脸师兄把头埋在裤裆里面。

          二师兄手中的烤山药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满脸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