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宜秋尉迟越小说-沈宜秋尉迟越抖音免费阅读全文

          作者:夏小霜

          书名:34253452

          更新时间:2022-06-23 22:56:01

          来源:mp

          沈宜秋尉迟越两位主角是知名小说家“夏小霜”笔下塑造的人物,出自小说《34253452》,又名《34253452》,精彩不容错过。讲述了:么会连手都沾上了沈宜秋敛去眼底落寞,轻轻靠在他怀内:阿越,大夫说我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尉迟越推开:烟儿人生地不熟,我还是去看看她,免得拘束,你回房等我。话落,他头也不回地走了。沈宜秋愣住,一种难以言......
          沈宜秋尉迟越小说-沈宜秋尉迟越抖音免费阅读全文

          《34253452》精彩章节试读

          梨香苑,那可是侍妾住的院子!

          碍于烟儿还在,她也没有多问。

          待所有人离开后,沈宜秋才哑声开口:既是义妹,为何要住梨香苑?

          尉迟越满不在乎:不过随口说的,况且院子空着也是空着。

          说着,他抚上沈宜秋的脸颊,眉宇间闪过抹疼惜:你清瘦多了。

          一股陌生幽香钻进沈宜秋鼻内,刺的她喉间发紧。

          这味道,和烟儿身上的脂粉气一模一样。

          若非两人有过更加亲昵的接触,尉迟越怎么会连手都沾上了

          沈宜秋敛去眼底落寞,轻轻靠在他怀内:阿越,大夫说我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尉迟越推开:烟儿人生地不熟,我还是去看看她,免得拘束,你回房等我。

          话落,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宜秋愣住,一种难以言喻的苦涩伴随着疼痛从心底漫延。

          成婚七年,他从未推开过她。

          他每次征战归来都要抱着自己很久,他说只有抱着她,才能真正感觉自己回家了。

          可这一次,变了

          而尉迟越这一去,直至三更才回房。

          黑暗中,沈宜秋只觉有双铁壁牢牢将自己揽入怀内。

          听着枕边人有些沉重的呼吸声,她将之前未说完的话说了出来:大夫说我内里虚耗,难以延年

          沈宜秋顿了顿,想起尉迟越身上的脂粉味,呼吸发窒:若我去了,你另寻一女子做续弦吧。

          傻瓜,早在成亲前我就起过誓,此生只要你一人

          尉迟越带着困意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成了轻微的鼾声。

          沈宜秋叹息一声,往他怀内靠拢。

          就在她准备安睡时,尉迟越低哑的呢喃在她耳畔乍响。

          烟儿,别走

          第二章

          沈宜秋只觉颤着手心被狠狠捏住,让她难以呼吸。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夫君会在梦里挽留另一个女子。

          沈宜秋攥着被角,将泪水生生逼回眼眶。

          次日。

          风吹动着雪青色的床幔,炭盆中点点星火残留着余温。

          沈宜秋摸着冰凉的另一半床榻,眸光黯淡。

          以往只要尉迟越在家,她醒来时总会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听他缱绻地叫自己宜秋。

          可现在留给她的,只有一室空寂。

          梳妆时,沈宜秋看着镜中的晓春,问道:阿越呢?

          晓春动作一滞:梨香苑一大早就有人来传话,说烟儿姑娘病了

          她忽然停住,没有再说下去。

          沈宜秋也沉默不语,收拾好后去了梨香苑。

          才踏进院里,她便听见正房里传出尉迟越温柔的安慰:烟儿放心,我在呢。

          通过半敞的

          房门,沈宜秋看到烟儿靠在尉迟越怀内,泪眼婆娑的让人心生怜意。

          若是旁人见了,只当是恩爱的夫妻俩。

          但这一幕像是无数根刺,扎的沈宜秋心尖生疼。

          她渐渐红了眼,不忍再看,慢慢转身朝来时路归去

          天色阴沉,乌云滚滚。

          沈宜秋望着头顶的枯枝,眸中浮起丝感伤。

          枯树逢春也能发新芽,若人心变了,可还有方法医治吗?

          纵然她不肯承认,但她明白,有些东西就是变了。

          沈宜秋不知站了多久,才被一声宜秋拉回思绪。

          她转过头,只见尉迟越走了过来:天冷,怎么不进屋?

          他将人揽入怀内,玄色大氅裹住她瘦弱的身躯。

          望着尉迟越深邃的眼神,沈宜秋胸口涌起股难言的涩意:我昨晚说过的话,你可还记得?

          闻言,尉迟越面色微变。

          他没有回答,而是从袖中拿出支步摇,轻轻插进她发间:回来时在陈州买的,你最喜欢的桃花样式。

          两人明明靠在一起,沈宜秋却觉着他们已相隔天涯海角。

          不仅因为这迟来的礼物,而是因为尉迟越全然忘了她从不喜欢桃花。

          沈宜秋嗯了一声,将步摇摘了下来。

          许是她态度过于冷淡,尉迟越眼底划过丝不满:若觉得不好,以后你自己去买吧。

          咳咳咳

          沈宜秋掩面转过头,只觉一股咸腥从喉咙涌上,在嘴里肆意弥漫。

          当看到手帕上刺眼的血色,她心头一颤。

          你怎么了?

          尉迟越蹙起眉,眼底的担忧似有若无。

          沈宜秋将手帕收于袖内,堪堪开口:烟儿虽是你义妹,但始终不是尉迟家人,不如将她安置在府外,也好少惹些闲话。

          听到这话,尉迟越慢慢放开了她:你是怕惹闲话,还是觉着烟儿碍眼?

          沈宜秋呼吸猛地窒住。

          且不说他突然的质疑,自己离他这么近,是怎么做到对她的不适视而不见的!

          明明从前,她哪怕有半点不舒服,他都能立马察觉!

          在你心中,我是眼里容不下人的人吗?沈宜秋苦笑。

          看着她苍白的脸庞,尉迟越很不是滋味。

          他将人重新抱进怀里,语气缓和了几分:烟儿身染风寒,住在府上方便照料,等她好了,我便送她出去。

          沈宜秋不言,却也无法忽视心头刺骨的寒凉。

          往后几日,沈宜秋的身体像是霜打的茄子,越发消瘦。

          大夫来去几趟,每次都叮嘱她戒忧戒思,不然恐怕连下个春日都熬不过。

          直至这天,沈宜秋被尉迟母叫去佛堂。

          正襟危坐的尉迟母睨了眼她的肚子,攒动着佛珠:沈宜秋,你自打三年前小产,肚子就再没什么动静,尉迟家几脉单传,别因为你而断了后。

          闻言,沈宜秋脸色一白:娘,我

          她话还没说完,尉迟母便沉着脸打断:我已经跟阿越商量过了,让他纳烟儿为妾,好绵延尉迟家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