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笙笙厉云洲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作者:二爷

          书名:18584156

          更新时间:2022-06-23 22:59:39

          来源:mp

          给大家推荐一部由作者二爷 所精心创作的小说《18584156》,其中小说主角为柳笙笙厉云洲。精彩章节试读:是上辈子,他确实没有活过三十岁柳笙笙深呼吸一口,甩开上辈子的记忆。现在有她在,自己不会让厉云洲出事的。宴会结束,众人散场后已经是深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柳笙笙怎么也静不下心,脑海一直浮现着厉 ......
          柳笙笙厉云洲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18584156》精彩章节试读

          中途,柳笙笙离场去了洗手间。

          等她收拾好自己,刚要推开隔间出去,就听见外面有人讨论。

          谁不知道厉少生了病活不过三十岁,柳笙笙一个注定守活寡的,也不知道她高兴个什么劲!

          就算成了寡妇,可柳笙笙现在坐稳了柳家继承人的位置,她也不亏啊。

          等着看吧,柳笙笙那种寡淡的女人根本不是厉少喜欢的,早晚会被赶出厉家。

          几人的声音逐渐远去,柳笙笙满脸复杂从洗手间出来。

          她活了两辈子,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厉云洲的病不致命。

          只是上辈子,他确实没有活过三十岁

          柳笙笙深呼吸一口,甩开上辈子的记忆。

          现在有她在,自己不会让厉云洲出事的。

          宴会结束,众人散场后已经是深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柳笙笙怎么也静不下心,脑海一直浮现着厉云洲深情的模样。

          越想,心跳越快。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厉云洲的卧室门前。

          要敲门,门却从里面被打开。

          厉云洲穿着浴袍站在门口,似乎并不诧异她的到来: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闻言,柳笙笙眼眸一亮,心中那句‘我喜欢你’已经到了嘴边,这时,却听头顶上方传来一句——

          我们离婚吧。

          第二章

          厉云洲的话宛如当头一棒,彻底让柳笙笙的酒醒,脸上血色褪尽,内心被这一句话震得摇摇欲坠。

          她握紧拳头,强装镇定:为什么?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厉云洲脸上神色不明,一改以往的温情,声音带着寒意:三年前的协议婚姻,你我各取所需,你现在已是柳家继承人。

          柳笙笙脸色一变,她努力稳住情绪又说:可你现在不是依旧需要挡箭牌?

          厉云洲垂眸,漫不经心开口: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说完,厉云洲也不顾柳笙笙是如何反应,直接关了门。

          嘭——

          门在柳笙笙眼前关上,她盯着紧闭的门,仿佛看到厉云洲的世界也对她上了锁。

          心像是有双大手扯着,疼得很。

          柳笙笙不禁想,难道这三年的‘恩爱夫妻’,只有自己一个人当真了吗?

          但如果厉云洲对她没有丝毫感情,那他怎么假装的那么好?

          能在她感冒发烧时守了她一天一夜,能在她应酬喝多时,特地下厨准备醒酒汤难道这些,也都是演戏的吗?

          第二天一早,柳笙笙担心厉云洲又提离婚的事,一大早就出了门。

          整整一天,她用工作麻痹自己,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直至深夜,柳式总裁办公室的灯都还亮着。

          柳笙笙坐在黑色的办公椅上,揉了揉眉心缓解一天的疲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有厉云洲的任何消息。

          她心中又是一阵苦涩,看着手机屏保上的照片,视线描绘着厉云洲的眉眼,只是对着照片,她仿佛都能溺死在他桃花眼里。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柳笙笙回过神后抬头一看,来人竟是厉云洲的助理。

          只见他走上前,把一份文件递到她面前:夫人,厉少让您签字。

          柳笙笙接过文件,打卡一看,里面竟是白纸黑字的‘离婚协议书’,心猛地一紧。

          她捏紧了手里的文件,她忙问助理:他呢?

          助理不敢跟她对视:厉少现在很忙,夫人,请您不要让我为难。

          柳笙笙闻言心中一沉,助理压力这么大,肯定是厉云洲特意吩咐过,不告诉她行踪。

          他真的就这么冷情?

          三年的夫妻,说散就散?

          她示意助理离开: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亲自跟厉少说的。

          助理一走,柳笙笙就给厉云洲打了个电话,对面却无人接听。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转头又见‘离婚协议书’这五个大字,柳笙笙再也没有心情处理工作。

          结婚以来的记忆不断在脑海浮现,厉云洲每一句的关心,现在都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插进心口。

          三年前的婚礼上,是厉云洲宛如英雄一样出现,牵着她走出泥潭。

          想着想着,柳笙笙感到一阵疲惫袭来,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昏昏沉沉间,她好像做梦,又回到了三年前那场荒诞的婚礼上

          此刻,她穿着婚纱站在牧师面前,台下,整个教堂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等着看她的好戏。

          就在刚刚,她的未婚夫跟继妹的恋情爆光,‘柳笙笙’着三个字就是一场笑话。

          柳笙笙握紧手中的捧花,忍着怒气挽尊:谁愿意娶我,我就嫁给谁。

          四周静寂,底下无一人应声,就在她感到绝望之际,从大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我娶。

          话落,厉云洲如天神般降临,逆着光朝她走来。

          她惊喜的抬头,跟厉云洲的视线对上

          下一秒,柳笙笙从梦中惊醒。

          她才发现,昨天晚上自己竟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现在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

          柳笙笙稍微动一下手指,手臂酸麻不已,视线看向办公桌。

          昨晚电脑也都忘记关了,她刚一动鼠标,电脑屏幕上突然弹出一则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