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角是夜温言师离渊完整的小说 《玄脉帝女》 全文在线试读

          作者:杨十六

          书名:玄脉帝女

          更新时间:2022-06-24 00:13:58

          来源:wyy

          精品古代小说《玄脉帝女》的关键人物是夜温言师离渊完整,书荒的朋友们快上车,精彩剧情等你读:动静了,当时就急了:“住口!快给我住口!”喊完之后突然就跳了起来,一脸惊恐地转头去看六皇子,“殿下,她,她不是死了吗?你不是说她死了,就连尸体都已经处理了吗?那你告诉我,外头那个是谁?”萧氏是真急......
          主角是夜温言师离渊完整的小说 《玄脉帝女》 全文在线试读

          《玄脉帝女》精彩章节试读

          说这话时,夜温言正好说到“但凡要点儿脸的姑娘都活不下去”。

          萧氏反应快,一下就听出来那是夜温言的动静了,当时就急了:“住口!快给我住口!”喊完之后突然就跳了起来,一脸惊恐地转头去看六皇子,“殿下,她,她不是死了吗?你不是说她死了,就连尸体都已经处理了吗?那你告诉我,外头那个是谁?”

          萧氏是真急了,以前她从不敢这样子跟六皇子说话的,但是今天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不但用萧家在六皇子面前搏了一次颜面,这会儿还当面质问起来。

          六皇子基本已经懵了,夜温言确实是死了,死得透透的,他亲眼见到的。可就像夜二夫人说的,死了的人怎么又活了?还活着回来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萧氏感觉自己要崩溃,一双手举起来胡乱挥舞着,嘴里不停地喊道:“快让她给我闭嘴!来人,快来人去堵上她的嘴!”

          有下人冲到夜温言面前,对上的,是夜温言那双锐利如鹰的眼。

          肃王府的下人当场就怂了,他十分肯定自己没胆子去堵夜温言的嘴。

          萧氏走到门口,瞪大了眼睛看着夜温言,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仔仔细细地看。

          一样的跋扈,一样的嚣张,一样的得理不饶人,再加上这一身坠满了红宝石的嫁衣,怎么看这都是她们家那个魔女没错。

          可是不应该啊!夜二夫人懂了,合着夜温言根本就没死,那一刀没扎透,只扎坏了衣裳,扔到郊外之后她又缓过来了,又活过来了!

          这真是一件糟糕的事,夜温言没死,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今儿这事儿要不好办。

          夜温言看着眼前这个吱哇乱叫的妇人就想笑,萧书白,夜家二老爷夜景盛的正室夫人,娘家是宁国侯府萧家。背靠着这么个还算有些权势的娘家,这位夜二夫人在府里一向都是昂首挺胸走路的。

          只可惜,她嫁的人是二老爷,而夜家这一代的掌家权早就交给了原主的父亲。何况二老爷虽然也是武将,但实在武得不怎么样,勉强能提刀在军营里演练几个回合,真要上战场那是万万不行的。

          所以这些年,她纵然一身傲气,也不得不憋着。男人不争气,女人再不甘又能怎么样?

          没想到老天爷还真是赏她脸,夜府变了天,原主父亲过世了,看来这二老爷一家也算是熬出头要翻身了。

          这不,这位二夫人的架式已经端得十足,足到都敢算计原主婚事,用如此阴损的法子来跟肃王府结亲。

          她又抿了一口茶,开口叫人:“二婶,你这是怎么了?糊涂了?怎么还让我住嘴呢?我住嘴了谁来给你家撑腰啊?我这也是心疼堂姐,毕竟有了这么一出,以后可没人能要她了。”

          萧氏气得直哆嗦,“用不着你假仁假义,你只要把嘴给我闭上,就没有人知道你堂姐到底伤成什么样!”

          “那不行。”夜温言勾着唇角,笑出了一副狡黠模样,要是没有人知道她伤成什么样,那我不是白回来了么。”

          萧氏急红了眼,“你说什么?”

          “我说,我既然回来了,就必须得把今儿这事儿说道说道。人人都说我是魔女,我总不能辜负了这份荣誉。二婶,您说是吧?”

          夜景盛眼瞅着夜温言同他夫人说了些什么,但是没听清,就准备走上前去问话。

          这时,围观的人又嗡嗡地议论起来,所有人都对他的女儿夜红妆表明了一个态度:这种女子谁家都不能再娶了,她要么死了算了,要么剃了头到城外当姑子去。

          夜景盛晃了晃身子,差点儿没气死。想狠狠地瞪六皇子一眼,终究是没敢。

          偏偏还有人问夜温言:“夜四小姐,你说要为你堂姐出气,那这口气该怎么出啊?”

          夜温言笑着站了起来,看了看她二叔,又看了眼二叔边上站着的六皇子,唇角笑容愈发令人玩味。

          二夫人萧氏当时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夜景盛扶了她一把,这才没让人跌倒闹出笑话。

          “这丫头不对劲,邪乎得很。”萧氏小声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说话了,一双眼紧

          紧盯着夜温言。

          就见夜温言从那身大红喜服的广袖里露出右手来,手里不知何时竟拿着一支笔。

          人们眼睁睁地看着她握着滴墨的笔,走到了肃王府墙根儿底下,缓缓抬手,工工整整地在院墙上写了个明晃晃的“拆”字,写完又在拆字外头画了个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