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初顾夜宸章节目录 触不可及的爱情全文阅读

          作者:可可奶牛

          书名:触不可及的爱情

          更新时间:2022-06-24 00:45:26

          来源:zzy

          夏初顾夜宸是作者可可奶牛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几个女同事都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毕竟我们要紧跟时尚潮流,这些杂志你记得看完,过两天之后的设计稿也别忘记上交,沈小姐可是会发脾气的!”一听到沈小姐三个字,夏初还觉得刚才被踢过的小腹隐隐作痛。可她好不......
          夏初顾夜宸章节目录 触不可及的爱情全文阅读

          《触不可及的爱情》精彩章节试读

          等夏初带回破碎的稿件回来时,桌子上又被放上了一本又一本凌乱的杂志。

          和李默玩的不错的几个女同事都笑着拍拍她的肩膀。

          “毕竟我们要紧跟时尚潮流,这些杂志你记得看完,过两天之后的设计稿也别忘记上交,沈小姐可是会发脾气的!”

          一听到沈小姐三个字,夏初还觉得刚才被踢过的小腹隐隐作痛。

          可她好不容易得到这份薪资不错的工作,还能通过这份工作找到更多的人,也许能通通关系帮爸爸解决公司的问题。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安静的把自己的桌子都整理好,没有任何的抱怨。

          旁边几个女同事都有些看不下去,趁着李默不在,悄悄上前来。

          “以前沈小姐都是指名李默来当服装设计的,你抢了她的客户,她当然不高兴……而且你要知道,得罪李默是没好下场的,你还是小心一点吧。”

          “谢谢你。”

          夏初勾了勾唇角,看着好心的同事帮她收拾好东西后,还留下了

          一杯奶茶,心里暖暖的。

          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接受过其他人的善意了。

          夏初喝了奶茶恢复了一些精神,认真的翻阅起手里的杂志。

          虽然李默是故意刁难,但这的确是她的职责。

          晚上,偌大的办公区只有她一个人,夏初正打着哈欠,就看见今天好心的同事折返回来,把一张表递给了她。

          “别告诉李默是我给你的,这是N市的一场设计师比赛,如果能得奖的话,也许会让你在公司里的地位稍微高一些。”

          “谢谢,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夏初眼睛微微发亮,可面上却是窘迫的,来了这么久,因为李默的折磨她还没有认全办公室里的人。

          娇小可爱的同事又兔子似的蹦了回来:“你叫我阿园就好了,算是我的圈名吧。”

          说完,阿园又做了个秘密的手势,才悄悄离开。

          夏初勾了勾唇角,看着这个设计师比赛的奖金,心神微动。

          第二天,她就趁着午休的时间提交了申请。

          接收申请的人奇怪的打量着她:“你真的要参加这个比赛吗?我以前好像没在圈子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我是新来的,想尝试一下。”

          夏初赶紧说,那人也没有多问,敷衍了几句把东西收下。

          等到夏初前脚离开,那人把东西给了自己的上司,就见上司脸色一变:“这怕不是顾家的那位吧!我们的投资方可有顾家,赶紧把这份东西打印了寄给顾家!”

          顾家不要的人,他们哪里敢要!

          ……

          夏初回到公司里,听说沈欣然又到休息室里来,准备过去看看她又要玩什么把戏。

          这一次,还没进去,就听见了沈欣然娇滴滴的声音。

          “祁言,我们都快要订婚、结婚,还怕别人的流言蜚语做什么呀……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点动心吗?”

          透过门缝,还能看见沈欣然柔弱无骨的靠在顾祁言的怀里。

          顾祁言背对着夏初,让她看不清男人的神色,只是悄悄的檐上门,心里没有太大的波动。

          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并不单纯,相敬如宾这么多年已经足够。

          她不会去责怪顾祁言的出轨,毕竟是她当初让顾祁言换了脏器给顾夜宸。

          他们两清了。

          而门内的沈欣然却是勾了勾唇角,攀上顾祁言的脖子:“对了,我等会儿有个惊喜要给你,等吃完午餐!”

          顾祁言冷淡的看着怀里的沈欣然:“我还有事。”

          “不要走嘛!就一个惊喜!”

          “我会留下,松开你的手。”顾祁言冷然的把推开,慢斯条理的理了理自己微微褶皱的领带。

          沈欣然眼底划过一丝不悦,想学着夏初那样,去给他系领带,却被顾祁言避开。

          比起热情奔放的沈欣然。

          顾祁言心里仍给夏初留下了一块。

          哪怕是相敬如宾,夏初也会料理好一切事情,在他们没有结婚之前,夏初脸上的笑容总是单纯无暇的,深深吸引着他。

          沈欣然的手指僵硬在原地,终是愤愤不平的放下了。

          门外,夏初接到了比赛方的电话:“夏小姐,能请您出来一趟吗?我们有些事情想要跟您说。”

          夏初半信半疑的下了楼离开公司,正思考比赛方是不是要到她就职的公司视察,身后却陡然伸出一只手来……

          “唔!”

          夏初惊惧的睁大了眼,抬脚就要往后踢去,却被高大如山的男人给牢牢扣住。

          不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扔进了车厢里,头砸在什么东西上。

          夏初疼的闷哼,刚爬起来要离开车厢,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而刚才,她的脑袋就砸在男人的膝盖上。

          顾夜宸面沉如水的注视着她,把复印过的报名表扔到她的手里:“勾搭上沈青梧一个还不够,你还想借着比赛成名,去勾引更多上流圈子的男人吗?”

          “你跟踪我!”

          “顾家,是这个比赛的投资方之一。”顾夜宸冷笑着看她,“想在我面前装天真可没用,顾祁言难道连顾家的家业都没跟你说过吗?”

          当然没有。

          夏初死死的咬紧了下唇,顾祁言对自己并没有那么信任,自然不会把什么事情都告诉她,他们的夫妻关系表面的不能再表面!

          她只是没想到,顾家在N市里无处不在……

          看着夏初眼底划过的慌乱,还有眼下的乌青,顾夜宸脸上的冷然竟然有一丝僵硬,手也不自觉的想要落在她的肩膀。

          想要安慰她吗?

          顾夜宸心里这么想到,陡然收回手。

          果然,以前的习惯如跗骨之蛆,他竟然还对她有什么恻隐之心?

          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她活该!

          “对了,之前顾祁言给你买的东西占地,我都给你带来了,也许把这些东西卖了你能那点钱去救夏天公司。”顾夜宸特意压低了声调。

          下属拉开门,把所有奢侈品几乎都砸在她的身上。

          夏初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死死攥紧拳头:“你不仅想羞辱我,还想羞辱顾祁言无能吗!如果不是你对夏天公司下手……”

          “你们一对狗男女,我自然不会放过。下一次,我希望能在比赛上看到你……是怎么输的!”顾夜宸甚至连个眼神不给她,“把她扔到路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