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免费文学 >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作者:纪向晚

          书名:纪向晚陆衍霖小说

          更新时间:2023-01-25 17:52:44

          来源:812

          以纪向晚陆衍霖为主人公的小说《纪向晚陆衍霖小说》,原名《纪向晚陆衍霖小说》,是一部改名虐恋文,由作者纪向晚编写完成,欢迎阅读。诉的口子一开,纪向晚已然哭得不成样。得知纪向晚母女的现状,陈嫂光是听着都在不停心疼掉泪。陈嫂擦掉眼泪,转身利落进了自家店铺,再出来时手里提着大袋装好的现金。“你这铺子!我买了!”陈嫂将钱交给纪向晚......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将女儿哄睡后,纪向晚重新回到店铺,将东西打包,在门上贴上急转让的告示。

          刚贴上,隔壁陈嫂就凑上前来,满眼关心。

          “莹莹妈,这是在做什么?”

          听见关心话,纪向晚霎时没忍住红了眼圈。

          “陈嫂,莹莹查出来是白血病……”

          压抑太久,倾诉的口子一开,纪向晚已然哭得不成样。

          得知纪向晚母女的现状,陈嫂光是听着都在不停心疼掉泪。

          陈嫂擦掉眼泪,转身利落进了自家店铺,再出来时手里提着大袋装好的现金。

          “你这铺子!我买了!”陈嫂将钱交给纪向晚,不住拍着她的手。

          陈嫂一掷千金,当即利落签下合同。

          向晚感激握住她的手:“有这笔钱,我能带莹莹去京市看病了,陈嫂,您是我家的救命恩人!”

          “别说这话!治好孩子的病最重要!”陈嫂拦住她,关切问,“带莹莹去京市治好病后,你还回来吗?”

          这话一出,纪向晚沉默下来。

          她红着眼圈,半晌后轻摇头,回答的声音随风消散。

          “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没有时间再多叙旧,纪向晚道别陈嫂,来到医院。

          这次她找医院询问了些途中的注意事项,很快办理出院。

          听说她要带女儿去大城市治疗,医生和护士也为她欣慰。

          “这段时间,多谢你们了!”

          背着女儿,纪向晚深深朝医生护士们鞠躬。

          随后,她毅然决然提着行李,带着女儿踏上去往京市的路。

          ……

          次日。

          陆衍霖刚从市里开完战略会回来,脚还没沾地就被旅长叫进了单位办公室。

          一进去,旅长就将一份文件交给他,叹着气问:“衍霖,你这是什么情况,让老婆都把离婚报告交到我手里来了?”

          “什么?”陆衍霖惊讶接过。

          登时瞳孔瞪大半圈。7

          这张离婚报告……

          是他很久以前写的了,早就不知所终,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扔掉了。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再看见女方签名上纪向晚的名字,他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

          前段时间,她闹着要跟他离婚。

          他只当她又在作妖,提出不跟她见面,就是想她冷静下来后,两个人再好好谈谈。

          没想到就两天不搭理她,她居然能做到这个陆度上来!

          陆衍霖将离婚报告收好,神色歉疚:“抱歉旅长,让您见笑了,是我的家事没处理好,她在跟我闹脾气呢。”

          “你呀!”旅长松了口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拍着陆衍霖的肩膀,“别光顾着任务,自己的小家还是要好好维系的!你说我们这工作,时不时就消失十天半个月的,普通女人哪儿受得了!还是要多体谅体谅媳妇儿!”

          “旅长说得是,我知道了。”陆衍霖心有感触,眸色微垂。

          这点上他确实有点忽略纪向晚。

          收好离婚报告,他决定这次好好跟她谈开,以后两个人好好生活。

          陆衍霖先准备回趟家属院,他给女儿买了新裙子。

          “陆营长?!您还好吗?”守卫兵见到他时,满脸都透着担忧。

          陆衍霖愣了一瞬,不解:“怎么了?”

          “陆营长,遇到这种事谁都不想,莹莹那么可爱,真是遭罪!”守卫兵一个一米八高的大老爷们,一边安慰他,一边说着神色哽咽。

          陆衍霖却不明所以,不禁厉声冷嗤:“到底怎么回事?”

          “您、您不会还不知道吧?”守卫兵一愣,猛地反应过来,“前天嫂子过来求着要见您,说是女儿得了急性白血病要你去配型!当时您去市里了,李护士得知后说是她正好要去市里会通知您啊!”

          “什么?!”

          陆衍霖只觉得一道天雷轰然劈在他头顶!

          急性白血病!莹莹才那么小,怎么会……

          “她们在哪儿?”

          “中心卫生院!”

          得到地址后,陆衍霖迅速赶往中心卫生院。

          还没到病房,正好就看见穿着护士装的李晴从里走出来。

          脖颈上还系着一条略显眼熟的丝巾。

          陆衍霖眸色骤然一沉。

          这不是他让李晴转交给纪向晚的礼物吗?怎么会戴在她脖子上?

          “李晴!”陆衍霖厉声喊她。

          听见声音,李晴浑身一震,几乎是下意识就将脖子上的丝巾取下来,匆忙塞进口袋,眼神飘忽起来。

          “陆大哥!你怎么会来医院?”

          陆衍霖走来的低气压让李晴脚下发软。

          “我给向晚的丝巾怎么会戴在你身上?”陆衍霖冷声质问。

          李晴在口袋里紧紧攥着拳头,不敢看男人的眼神,“没有,陆大哥你看错了吧!”

          “那守卫兵说让你转告我莹莹生病的事呢?”

          陆衍霖的声音骤然加重,厉声斥责。

          强大的气场叫李晴身子跟着一抖,她强作镇定摇头,“陆大哥,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莹莹生病呀?”

          见她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松口,陆衍霖懒得再同她多费口舌。

          “要是我妻子和女儿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狠狠撂下话,陆衍霖大踏步赶去询问台,问女儿的情况。

          询问台的护士看他一眼,蹙起眉头带着责怪:“你就是陆莹莹的父亲?怎么才来啊!莹莹妈前几天凑不到钱,就不得不带着女儿出院了!你赶紧带女儿去大医院看看吧!”

          “多谢!”

          陆衍霖心里一酸,想不出这几天纪向晚一个弱女子,要怎么艰难度过!

          他转身拔腿就朝纪家面馆跑去。

          一路赶到记忆中的地点。

          哪儿还有什么纪家面馆!店面早就换了人!

          陆衍霖正要踏入店里询问,隔壁的陈嫂见了他,当即没能有好脸色,叉着腰怒骂!

          “你这会儿来找什么?!”

          “在女儿重病时,让小三送离婚报告,还把老婆孩子赶出去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亏得你还是营长!简直愧对你那身勋章!”

          陈嫂一字一句骂得陆衍霖发蒙。

          他心底涌上无尽的恐慌,颤着嗓子问:“她们人呢?”

          “早走啦!向晚妹子说了,天大地大,她和孩子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