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免费文学 >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虐心]纪向晚陆衍霖全章节阅读

          作者:纪向晚

          书名:纪向晚陆衍霖小说

          更新时间:2023-01-25 19:50:43

          来源:812

          备受读者关注的一本小说《纪向晚陆衍霖小说》,分享给大家,该文的男女主角分别是纪向晚陆衍霖,是作者大神纪向晚力创的佳作,也是十分催泪的一本小说,次被砸得开线了,重新缝合了下,大问题没有,就是需要好好养一阵儿了。”耳边记起昨天医生的话,她望着病床上脑袋缠满绷带的男人,回忆起昨天那一幕,仍心有余悸。幸好扔过来只是杯子,要是别的什么凶器……后果......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虐心]纪向晚陆衍霖全章节阅读

          《纪向晚陆衍霖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部队医院,独立病房。

          经过一夜的看护,男人还未纪醒,纪向晚的脸色也跟着憔悴不少。

          “陆营长本就有伤在身,这次被砸得开线了,重新缝合了下,大问题没有,就是需要好好养一阵儿了。”

          耳边记起昨天医生的话,她望着病床上脑袋缠满绷带的男人,回忆起昨天那一幕,仍心有余悸。

          幸好扔过来只是杯子,要是别的什么凶器……

          后果不可想象。

          内疚、自责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在一瞬涌上心头。

          一时只觉得五味杂陈。

          正想着,病房门突兀被人从外推开。

          邻居陈嫂面色焦急探出头来:“向晚妹子,你女儿哭着闹着要见妈妈,我们实在是拿她没法子!”

          莹莹从小就认生,昨晚没看见她在,估计是心慌了。

          见病床上的男人没有大碍了,纪向晚收拾好东西离开。

          回家将女儿安抚好了,她将刚熬好的鸡汤收入保温壶。

          蹲下身子好好跟女儿道:“莹莹,我要去给爸爸送点吃的了,你在家乖乖的,好好听陈伯母的话,好不好?”

          “好!那妈妈要早点回来哦!”莹莹懂事地点头。

          纪向晚提着保温壶很快再次赶往部队医院。

          来到陆衍霖的病房门口,里头传来一阵阵笑语声。

          准备进门的动作戛然而止。

          纪向晚只见李晴正坐在病床前,手里拿着只有城里才有得卖的雪花膏,捧着跟陆衍霖似乎是在说着些什么撒娇道谢的话,随后将雪花膏收入口袋。

          看起来,应该是陆衍霖这次从城里专门给她带的。

          两人言笑晏晏,看起来氛围十分融洽。

          上辈子,她曾远远看过和李晴结婚后的陆衍霖。

          跟此刻如出一辙,那才是真正幸福的模样。

          纪向晚一瞬间全想通了。

          昨天陆衍霖会救她,大抵是基于他军人的基本素养,换作是任何普通民众,他也一样会奋不顾身去救。

          而责任和感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他救自己是责任,娶自己也是责任所驱。

          陆衍霖真正喜欢的人,是李晴。

          等他病好,就放他自由吧。

          深吸一口气,纪向晚敲响了门。

          一见到她,李晴的脸色稍变,很快道别走了。

          看来是怪她打扰他们。

          纪向晚装没看见,走进去将鸡汤放在床头柜上。

          “陆营长,昨天多谢你了,这鸡汤是我特意炖的老鸡,喝点对身体好。”

          不论是称呼还是态度,她都刻意疏离得很。

          病床上躺着的陆衍霖眉头轻挑,心头闪过异样。

          见她放下鸡汤就要走,他出声叫住她问:“为什么要搬出去?”

          纪向晚没想到他在面对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要开店,住在面馆更方便。”

          她不想在男人伤还没好的情况下跟他起争执。

          然而陆衍霖似乎却不这么想。

          他语气冷下来:“好端端的又去开什么面馆?你一个弱女子带着孩子单独开店,知道有多危险吗?昨天这种情况,要是我没有及时赶到,莹莹还在面馆楼上,你是非要让女儿跟着你受伤吗?”

          男人出口就是责怪。

          好像在他眼里,她只会给女儿带去灾难。

          纪向晚心里跟着难受起来,有些不服气地反驳“你不在家的时间多了去了,这么多年,也是我一个人把莹莹拉扯大的!”

          陆衍霖被她这话噎得喉头一哽,竟回不上话来。

          病房内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最终纪向晚先他一步动了身,她起身将鸡汤盛出一碗放在旁边。

          “陆衍霖,”她喊他名字,语气沉静,“我们每次见面都要吵架,挺没意思的。”

          不知为何,听着这话,陆衍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随后他听见纪向晚又道——

          “离婚的事,你伤好后就去队里打报告吧。”

          又是离婚!

          陆衍霖面色阴沉,难看得很。

          一双鹰眸狠狠盯着面前的女人,想从她的脸上察觉出一丝蛛丝马迹来。

          可纪向晚坦然自若,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她是认真的。

          丢下这句话,她也不再管他是何想法,转身很快离开病房。

          女儿还在家里等她,她不能在外面待太久。

          回到面馆。

          将店面的座椅一个个扶正,重新收拾好,整个纪家面馆再度焕然一新。

          后面一段时间。

          纪向晚还是照常会带着鸡汤去看望陆衍霖。

          只是每天都不忘提醒他去打离婚报告。

          说多了,陆衍霖见到她就要黑脸。

          “你每天过来就是非要给我找不痛快,那就别来了!”

          到最近几天,他直接避而不见。

          见他实在生气,纪向晚也就不再去了。

          而这次打砸事件的罪魁祸首,纪刚华直接被送进了警察局,经过严查,得知他是在外地刚犯过事迫于无奈回来的。

          这次闹事,他直接被收监了。

          纪向晚的面馆也重新开始营业。

          日子好似渐渐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安静又平凡。

          噩耗是从很普通的那天开始的。

          一开始是女儿在玩耍途中不小心撞到了鼻子,流了不少鼻血。

          纪向晚给女儿止了血,提醒女儿小心点后,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接下来连续一周,女儿总会频繁流鼻血。

          并且到后期难以止住时,纪向晚

          才察觉出不对劲来。

          在女儿又一次鼻血不止后,她紧急关了店门。

          抱起女儿就去了中心卫生院。

          在检查过后,最终医生神情沉重告知——

          “急性白血病。”